黄土周、乌兔周、屏风周渊源

    乌兔周氏出自安庆三国公瑾之后,乌兔始祖周念七,于五代后周显德丙辰(956年)与念六、念八昆仲三兄弟为摆脱战争和灾荒的困扰,遂自安徽舒城麻地往江南卜地,道遇陈抟希夷先生卜筮曰:遇黄土,念六居之;遇乌兔,念七居之;念八遇屏风,念八居之。遂行,念六于是至湖口十一都,有地名名黄土,遂家焉。(但念六一脉去向未见任何记载);弟念八至十七都,有地名屏风,遂家焉。居之。念八在屏风只作短暂停留,便迁进贤平湖,明永乐年间,念八后裔又返迁湖口。而念七公至湖口县东三十里花尖山下,憩息树荫间,适有一兽从林中出奔,跃于念七公车前,公谓从者曰:其色如漆,其形似狐,殆所谓乌兔非耶?公遂欣然有感曰:古公亶父之兴,有凤鸣岐山之兆;武王之兴,有白鱼入舟为之兆;今辞此乌兔之现,是为汝周之兴隆之兆也。遂环顾四周曰:乐土乐土,爰得我所,是修徵之集也。于是刈蓬蒿,斩荆棘,筑室而居之。称“大屋场”,此乌兔周之所由名也。
记陈抟筮语,念希夷谶言。长子周念六,字继珇,遇黄土,因以黄土名,是为黄土周始祖;次子周念七,字继任,遇乌兔,以乌兔名,是为乌兔周始祖;幼子周念八,字继瑜,遇屏风,因以屏风名,是为屏风始祖。此乃黄土周、乌兔周、屏风周由此典故而来。
乌兔周氏宗谱得以宗传,不得不提及几位关键人物。一是始祖念七公,他于五代十国动乱年代率族人自安徽舒城麻地南迁到江西湖口花尖山,遇乌兔献瑞而居,繁衍生息,在暮年嘱托众子孙曰:“舒城麻地,吾故地也,祖宗坟墓在那里,我老了不能行矣,汝等须归,不时洒扫,以申春露秋霜痛”。众子孙颔首应之曰:后辈应蝉精竭虑,岂能数典忘祖乎?
    再有,乌兔周第六世孙玙公,宋景德二年(1005年)乙巳科进士,宋解元。玙公出资建乌兔祠,元朝后改名乌兔寺,规模宏伟,大庭广院,寺内古碑古井,乔木荫绿,环绕第宅。玙公知元将乱,恐宗支谱牒湮灭失绪,遂亲镌石谱,有古碑尺余,碑面、碑脊均刻朱书宗支世系,后将此碑沉于祠堂井中,使周氏世系得以保全于乱世,后裔嘉传以《井沉石刻》为典故。 然玙公所建的乌兔祠堂,惜毁于元朝兵燹。明朝钟子完咏乌兔祠有诗云:“祠堂旧建千年址,灵瑞还彰万代名。古木荫森环第宅,好山苍翠拱丘莹”!
关于井沉石刻一典,老谱有载:元至正八年(1348年)七月,内允一府君与幼十府君同取出石刻宗谱视之,复投入井中,以启后人再见,先人云:若无石谱,则乌兔周氏宗支无稽可考,乌兔周氏宗谱得以传承,首功在玙!
    还有,乌兔周第十四世孙璇公,字子政,号月庭,逢凤派。宋以前乌兔周氏宗谱谱毁于元至正(1352年)之兵,而井沉石刻平经元乱方得以保存。至明初,月庭先生依据井沉石刻,于明洪武年间历时三载,遍加搜访,五易其稿,辑成《宗支略编》,嘱族孙惟才、彦谦等辑谱。十六世文公,字惟才,号南岩,荷垅派。文公遵璇公之嘱,于明永乐元年愼修周氏宗谱。命巽,字彦谦,号草庭(十六世巽公)校正之,巽遵文公嘱,校订谱稿,辑成《周氏世谱》,为乌兔周氏续谱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功不可没。!
后来,乌兔周氏子孙届时续修宗谱,直至2008年春,湖口县乌兔周氏荣美副县长,按中华周氏联谊总会的“为总会编纂《中华周氏联谱》提供必要的资料”要求,选举产生了湖口周氏第一届理事会,遂成立谱堂,启动编纂《湖口周氏通谱》工作。历时两年,经全体编修以及工作人员艰苦劳动和全体族人的大力支持,《湖口周氏通谱》成功告竣。完成了1055年来又一次联谱,可喜可贺!
       2019年春,乌兔周氏联谊会会长周仲琪倡议编纂《乌兔周氏总谱》,得到乌兔周氏联谊会全票通过,即成立谱局和寻访小组,在全国范围寻找乌兔周氏后裔,计划在2022年清明节颁谱。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