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庐寻根记

舒庐寻根记(图1)

----2011年乌兔周后裔舒城庐江寻根之旅  

    炎炎夏日,骄阳似火。辛卯岁夏历七月,我与同族仕芳、雍平,受湖口周氏联谊会委托,赴安徽舒城、庐江一带寻根。一路之上,远祖念七公叮嘱儿孙的一番话不时在耳边回响;“舒城。吾故地也,祖宗坟墓在焉。吾老不能行,汝等须归,不时洒扫,以申春露秋霜之痛。”想起先祖的临终嘱托,我们不敢有半点懈怠,三天之内近千公里,走村串户,遍访宗亲近百,查阅宗谱数十卷。然世远年湮,加之舒、庐地处平原,屡遭战火、天灾,人们流离失所,伤痕远逾江南。该地各姓所修宗谱,多为断代谱,与老世系无法连接,因而查对十分困难。 

    舒庐并不远,麻地在何方?此次舒庐之行,虽说寻根未果,行程却异常顺利,往往停车问讯,恰是欲访之人,冥冥之中,似有神助。此行也有斩获,有两处宗谱值得一提:一是舒城县舒茶镇三拐村,二是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此二处从未合修宗谱,然远古世系几乎完全一致。与我族宗谱,除周勃、周亚夫、周瑜等历史名人外,另有文郁、党、峻、鲂、处、哲、 

彪、僖、璋、炯、沂等名讳也相同,而更值得推敲之处有二:其一,该谱二十世,我谱二十一世“顗、嵩、谟”三字完全一样,该谱顗之子绍之、续之。我谱顗之子子芝、子廷,也有相似之处,其二:该谱三十三世从远,三十四世智强,与我谱四十五、四十六世又相吻合。鉴于上述种种,特将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麻桥组宗谱老世系附载与后,留待有志者研究、考证。 

   在三天的寻根过程中,我们见证了祖地宗亲的敦厚与善良。他们请谱必须净手、焚香、跪拜,尊祖敬宗之虔诚可见一斑。对远道而来的宗亲,他们一见如故,有的不厌其烦的介绍情况,有的自告奋勇的引路寻访,在此列举三例:一,周春河,舒城县教师,合肥、六安、舒城三县(市)同宗谱局主编。他家住在县城,不仅带我们到二十多公里外的老家棠树乡查阅宗谱,而且陪同七个小时,环绕舒城,走访周氏村落。二,周道信,庐江县汤池镇石桥村退休教师,谱局编修,听说我们来访,立即从十公里外的万山镇赶回取谱,并执意挽留用餐。三,周先六,庐江县乐桥镇桂元村地地道道的农民,正准备喷洒农药,得知来意后,立刻卸下药桶,回家取谱,并陪同到十多里外的镇上复印资料。当我们拿点钱以示补偿时,他断然拒绝,并意味深长的说:“得了钱就不是周姓子孙了”。在舒、庐期间,我们还拜谒了周瑜墓园及周瑜故里。周瑜墓园位于庐江县城东,园内整洁肃穆,周瑜故里周瑜城则处舒城县干汊河镇西约两公里,野草齐胸,仅存遗址,虽然周边以周瑜命名的商铺鳞次栉比,但却极少周姓人家,使人不禁想起前人咏大屋场的诗句:“一片遗基成古迹,数丘荒冢卧斜阳”。 正是时事茫茫难自料,令人土生伤感。 
   滔滔长江水,日夜向东流。浩瀚长江,千百年来隔断了我们与祖地的联系,然山再高, 水再深,难阻血脉情。舒城麻地,乌兔子孙总有一天会撩开您神秘的面纱,亲吻神圣的土地! 

辛卯岁孟秋   三十四世 龙林撰 

随便看看